CentOS 下如果直接使用 Alpine Linux 下编译的二进制文件,会报类似 ld-musl-x86_64.so.1: bad ELF interpreter 的错误
那么我们需要补一个musl的静态库文件来让编译的二进制文件在CentOS下正常使用
具体解决方法如下

1
2
3
cd /etc/yum.repos.d/
wget https://copr.fedorainfracloud.org/coprs/ngompa/musl-libc/repo/epel-7/ngompa-musl-libc-epel-7.repo
yum install musl-libc-static

然后再执行下对应的可执行二进制程序,就可以正常工作啦。

评论

最近在和某客户聊某项目的时候,客户一直在提要在 5G 时代超车提前布局之类的,嗯,当时也只能笑着应和下。

确实说实话感觉 5G 还是离我们比较遥远的吧。

看了 B 站某 UP 主视频,看到运营商已经在开始铺设实验网了,按照 4G 的普及速度来说,再有个三五年 5G 也应该普及了。

他是站在消费者角度讲应用,那自己从生产者角度讲讲吧。

无线计费

自己团队后知后觉折腾了计费系统,在无线流量提速降费的大趋势下,我们的客户的收入也是大幅度缩水,靠这个项目显然团队也不够吃饭的。

到了 5G 流量真正更加白菜价之时,除了密集人口环境(宿舍)+ 垄断的情况下,无线计费这个行业算是彻底要与现实告别了吧?

好在新版迭代支持了更多厂商 + 更多应用场景适配,估计也就能赚点吃饭钱吧。

5G 普及后一些可能的应用场景的猜想

说实话就是大带宽低延时的网络环境的应用

基于网络端对端硬盘挂载

说人话就是私有云盘。

现有 iSCSI、Samba、NFS 还有其他协议还是主要用于局域网,基于互联网的跨平台端对端存储挂载到时候应该会有更合适的协议。

比如相机上 5G,然后内部做网络磁盘挂载,本地卡只做应急备用,边拍视频/照片边传到远端挂载的素材盘,如果网络中断,就暂存到本机的 SD 卡里,然后网络恢复之后断点续传。

到公司挂家里硬盘做资料传输,秒同步。

这里不得不说说 IPV6 了吧,假如运营商给 PPPOE 拨号后的家用宽带分一个大段的 IPV6 地址,理论上内网的所有设备都可以获得 IPV6 地址

再也不需要做 NAT 的前提下,应该可以更方便的实现这个目标了。

性能不受限制的瘦客户端

能够接近无损通过视频传输远端机房强大硬件集群的视频到本机,共享远端硬件农场的配置来用上网本玩 3A 大作,在大带宽时代就可以普及了。

虽说国外也有类似的服务,但是似乎一直没普及,大概是操作还是有一定延时,或者说服务价格太贵?

在网络基础设施不断完善,用户体验也不断完善,带宽费用不断下降的前提下,就可以不每年更新电脑配置,花点小钱租硬件农场的机器来玩游戏了。

现在是租硬件农场机器远程跑计算,不需要大带宽,再做衍生,好像瘦客户端就是比较合适的应用了。

监控 + AI + 无人值守相关

安防领域视频监控加智能联网检测威胁,话说天眼已经有这个功能了吧。

5G 信号铺满,运营商侧基础设施完善的情况下,服务端应该有能力处理更加复杂的监控需求,然后联动去为无人驾驶,以及其他无人场景去做服务了。

复杂数据除了有更加牛逼的芯片去处理之外,还需要有大水管去传输,两者结合还是能做很多事情的。

一些局限

现在国内运营商在 C 端(终端用户端)对宽带做大幅度降价,但是

上行带宽吃的死死的,你要上行带宽?行,上专线,价格贵的要死。

真的要普及上述的应用,就需要运营商放开短视的思维,逐步放开上行限制,这样每个人作为节点就近分发数据(P2P),其实也能够减轻运营商核心网的负荷吧。

整个互联网的应用领域更加丰富,反过来也增加了对网络的需求,运营商自己也能挣更多的钱。

另外,机房的带宽费用也没怎么降,C 端降费了,B 端的应用提供者在大带宽的场景下,是否也应该配合降个费呢?放个长线也能钓到更多的大鱼。

可惜为了眼下的利益,断送或者拖了整个行业发展的后腿吧。

评论

前言

这一年以年底去珠三角转换心情画上了句号。

从年初外包挣扎生存,到年中开始筹划自己的产品,到运营惨淡砍掉部分团队成员艰难生存,再到重新复盘手头的项目寻找新的出路,今年算是迈出了很多的第一步,学到了很多东西吧。

外包今年也做了不少,中间自己的产品也做了不少,合作项目也做了不少,但是还是亏损,这对于我的经营手段无疑打上了一个问号。

对去年的 Flag 进行分析

  • 攒点小钱,年底留下六位数余额(实际变成了部分负债,运营问题,已吸取教训)
  • 完成并上线四个以上自有项目(上线四个,基本达成,合作项目两个全数进坑,无后续运营行为,纯自有项目两个,运营正常一个,另外一个重运营项目推广不顺利,搁置)
  • 日常
    • 看 12 部电影(达成)
    • 看 24 本有意义的书籍(10本,接近二分之一,基本都是在10月份之后看的,以后要多抽时间看书)
  • 从技术的身份上转换,重心慢慢往管理、业务、产品这几条线上转(基本达成)
  • 团队
    • 实现 200W 营收(估算流水 120W,实际利润负数,不能算合格)
    • 实现稳定收入增长,年底公司账上也能有一些钱(未达成)
    • 慢慢把人数拉到两位数以上(已改变经营理念,追求小而精,此条暂搁置)

结论:目标定得有些高,实际情况比较打脸,来年再接再厉。

自我剖析

去年一年实现了很多的第一次(好的意义上和坏的意义上的都有)

值得坚持的

将自己从纯工作中逐渐解构出来,也重拾了看电影和看书的爱好(或者说是解压方式)。

也通过多接触不同的人来让自己得到了很多不一样的观点。

从纯开发的身份转变为了业务和产品和开发,做了真正正常在运营的第一个 SaaS 类产品,摆脱了纯以外包为生的状况。

同时做了很多技术上的新的实践,做了很多以前只是口头说说但是并没有去实践的一些想法。

学到的教训

不要太相信他人,更不要太相信自己。

不要与和你条件相差太多,失败成本相差巨大的人合作(例如大学生,没有生存压力,可以轻易在你做出原型后选择放弃)

合适的产品宁可不合作,自己开发后自己运营,也不要轻易找一个不靠谱的运营方合作。

要经常复盘当前情况,经常与团队成员进行交流,快速调整团队方向。

在没有足够管理能力和足够任务的情况下,不要招太多人。

对2019年的预期

这一年经济形势不容乐观,在做好继续苦一年的准备之后,打算再对目前的产品进行打磨先衍生一个新产品。

明年多出去跑跑业务,多去熟悉跑业务的一些具体方式,谈下更多潜在的客户。

然后站在自己对工具类和导流类产品的理解基础上,再做两款产品。

扩充团队架构,从纯技术团队纯和尚庙团队转变成一个多元化的团队,从重技术变为运营和技术并重。

立 2019 年的 Flag

  • 攒点小钱,结束负资产状态
  • 线上正常运营 2-3 个产品
  • 重构整个团队,加入运营/市场/客服人员
  • 找准低点搞定杭州首套房首付(自己想办法攒一半首付,凑一半首付)
  • 重拾摄影爱好
  • 成为一个 UP 主(或者说从内容的接受者成为内容的输出者?)

你好 2019,创业的第五年,以及仍然挣扎在生死线的自己。

评论

香港城市印象 / 2019

发布于 think

接着前面来写,元旦在深圳待了一天,二号前往香港。16年办了港澳通行证一直没用,直接过期了,圣诞前后续签后想了想还是得趁机会用一下。

香港

一月二号早上从皇岗关口进香港,逛了一天,晚上从深圳湾关口出来。

落马洲皇巴站

本以为过了元旦的第二天,过关的人应该不算多的,早上九点到了关口,发现还是那么多人。

其中,很多中老年大妈们驮着旅行箱组团进关,很好奇这是要去人肉屯货回来出么(水客)?

首先在皇岗口岸先过检,然后巴士进去后到落马洲管制站又来一次香港过检。

到了香港这一侧的巴士站(落马洲皇巴站),然后意识到自己蠢了,本来以为这边应该有地铁站才对,后面一查应该从福田口岸过去才是到地铁落马洲站,皇岗过来只能坐巴士进香港。

巴士站附近轮子和反轮子的两组宣传人员在挂横幅宣传立场,某种意义上来讲是真的开放。。。

想了想既来之则安之,问了问旁边的香港阿姨尖沙咀应该怎么去,很热心的解答了我的疑问,帮我换了一些零钱(手头只有刚换的五张 100 港币),告诉我去坐(新界专线)小巴78路,坐到锦上站下车转西铁线到尖沙咀,真的是热心呀。

话说这巴士上去竟然要收九刀港币,和国内公交比起来真的物价水平相差太大。

巴士沿途的建筑类似于国内农村的标准,应该算是香港的乡下?

坐了接近二十分钟,直到快到锦上站附近才看到一些高层建筑。

到地铁站花 150 刀换了一张八达通,坐地铁西铁线到尖东,这一程出站刷了20来刀,和国内物价没办法比呀。

哦对了地铁竟然不用安检,这对于适应了国内地铁安检常态的我而言,真的是不太适应哈哈哈。

尖沙咀

到尖东站差不多十点半钟,出来就稍微找找附近景点闲逛下吧。

出来发现附近的星光大道和香港艺术馆全部都在装修,真的是倒霉,只能到边上的沿岸观光带瞎晃悠了,顺便拍了一些照片,对岸的高楼林立,一眼就能认出那标志性的香港中银的大楼。

中间就着咸咸的海风找了一张长椅,干了一会儿活,然后走几步路到附近的天星码头,坐轮渡去对岸的湾仔码头。

中间又遇到了一些小插曲,我直接从出客口下来赶这班的轮渡,然后拿出八达通准备刷卡上船的时候,入口处的工作人员先是用粤语对我讲让我上去从旁边进站(但是我没听懂,尴尬了),后面指着我过来的地方,让我上去,我上去之后,往旁边看才看到了一个闸机入口,刷闸进轮渡之后,这趟船开走了,真的是泪目啊,于是只能再等十分钟了。

后面上了船之后,也有零星一些游客上船,然后花了不到十分钟坐到了对面的湾仔码头。

湾仔/中环

话说记忆中湾仔码头好像是国内一个卖冷冻食品的牌子,到了香港才知道原来是一个地名。

从湾仔码头下来之后,沿着岸边走到了香港会展中心(金紫荆广场)这里,这边一堆的大巴车停着,一大堆的老年旅游团在这边驻足合影,这边的人流量明显比尖沙咀岸边的人多多了。

走了很长一段路,基本上都是在每栋大楼的二层间的穿梭通道中行走,不需要下楼就可以一路走到地铁站,这点我是觉得真的方便,不需要被风吹日晒,不需要等红绿灯,真是吾等步行用户的福音啊。

穿梭通道中各种肤色的人都有,香港本地人口真的是多样化,不同的人群边聊着边快速的行走在通道中。

走到了湾仔地铁站附近,在站外的金拱门解决了午饭,看到了一大堆人排着队去人工点餐窗口,果断到旁边没什么人使用的自助点餐终端上操作了,整体的使用体验还算愉快,支持的支付方式也比较多样,也同样支持支付宝和微信的二维码支付,只要对着底下的扫描器一扫就完事了,非常方便。

过了一刻钟,取完餐快速解决午餐,然后想着下午去哪,灵机一动就打算去香港海洋公园,查了查地图就出发了。

没去成的香港海洋公园

先从湾仔坐港岛线一站路去金钟,换南港岛线到香港海洋公园站下,出来直通公园,进公园前需要安检,诶,地铁都不用安检,竟然公园需要安检,惊了。

好,排队买票的时候发现进场门票费 480 刀,我只换了 500 刀,其中的不到 200 刀花在八达通和巴士上了,观察了一下柜台好像不支持刷卡,只支持现金,排了一会儿队只能溜走了。

旁边有换汇的地方,但是想了想已经两点了,五点约好白翼在荃湾那边见面,权衡了下只能先走了,毕竟三个小时估计是逛不太完的,下次有机会来香港再说。

最终去了的香港科学馆

原路返回到金钟,坐巴士去对面吧,走了一段路七拐八拐到了巴士站,发现香港巴士不同线路的在同一个站点的停车位置不一样,且每个人都在巴士应该停车的地方自觉排着队,香港人民的素质还是蛮高的。

坐着一辆双层巴士从红磡海底隧道坐到了对面,从海底隧道收费广场下来,走了一段路到了香港科学馆,中间路过一家凉茶店,用八达通刷了一碗凉茶解渴(看来小额支付的场景,香港人民都是习惯性用八达通)。

走了几步路到了香港科学馆,本来看了看门票好像要 20 刀,不过那天周三常设展览不收费,只要花 10 刀买特设展的票就行。

10 刀买了特设展的票看了钟表历史展,学到了古代中国和外国的计时技术演进(从早期技术不断进步,到晚期技术完善后在钟表的艺术品方向上发展,此处省略 10000 字,说到钟表。。。六学家住口!)

配合一些互动式的电视和投影很好的展现了相关知识,中间看到一个像是毛子家长带着孩子看着展览,小萝莉的英文口语水平真的让我自叹不如。

看完特设展,来到了常规展厅,大部分都是家长带着孩子来参观和科普的,场馆里面有很多互动的装置,让人能够直观的学到约等于国内初中级别的科学课本内容,寓教于乐。

看完从科学馆出来刚好四点过一刻,准备走几步路去见白翼了,约定了五点在荃湾站见面,这边离地铁站还是蛮远的,走了大概十几分钟才到地铁站。

荃湾见白翼

又是一个在网上认识一直没面基的好友之一,坐了 20 分钟地铁到了荃湾站,碰见了白翼,白翼是一名运维工程师,想当初好像也是因为运维的一些事情认识的:)

附近找了元气寿司搞定了晚饭,点餐靠桌旁边的手持 PAD 搞定,上寿司靠旁边的滑轨小车自助上菜,取下后按下按钮后小车回到后厨,这种上菜体验还是蛮新奇的。

然后两人聊了一会儿工作和非工作的近况,因为时间赶也没细聊下去,因为要赶回深圳晚上飞机飞回杭州,吃完匆匆告别啦。

从天水围去深圳湾

又是走了十几分钟,走到荃湾西地铁站(荃湾站要坐回几站到换乘站再坐上来才能到荃湾西,干脆走路算了)

坐地铁去天水围,这次发现坐到一列静音车厢,整个车厢挤满了人,大部分人基本都戴着耳机,除了列车运行的声音外,基本鸦雀无声。

到天水围退掉八达通,后面到旁边巴士站坐 B2P 回深圳湾关口,六点从荃湾出发,七点半钟到深圳湾关口,还算快。

整体感受

香港人的生活节奏实在是快,路上走路很多都是快步行走。也有很多外国人,人口算是非常多元化了吧?

以前只是觉得从海外寄东西到香港不需要收关税,应该生活很幸福吧?

但是实际上这边的物价是真的高,除了金拱门,其他餐馆一顿普通餐随便一搞大几十,交通成本也是比国内的一线城市还要高上不少,更不用提居住成本了。

建筑密度也是异常之高,居高不下的房价,很多底层百姓情愿牺牲生活质量生活在棺材屋和鸽子笼挣扎生存,也不愿意去别的生活成本更低生活质量更好的地方(例如深圳)。

本岛的开发率只有10+%,大量的土地被森林覆盖不去开发,宁可填海造地也不愿意开发那大量的土地,美其名曰保护环境(但是填海是不是对海洋生态的危害更大呢?还不如开发陆地的土地呢)

也问过曾在香港读书的一个好友,她的吐槽是香港人民被洗脑的太厉害。。。

一家好几口人蜗居在二三十平的小屋子里也已经成为了这边的常见情况,这种面积也只能做成一室一厅吧?真的是艰难的活着呢。

底层的大陆人民和底层的香港人民的生活质量,我相信一定是前者好的多,就这样,后者也是经常看不起前者,以为前者还活在上世纪,这样看来真的是异常嘲讽。

如若活着只是为了生存,人活着的意义又是什么呢?

评论

广深城市印象 / 2019

发布于 think

年底前坐飞机去的广州,然后顺路一起去了深圳和香港,见了几个老朋友,也见了一些客户,行程算是相对比较充实,收获了挺多东西的。

广州

第一天上午飞到了白云机场,在广州待了三天

  • 第一天:逛了大学城和某死党所在的公司
  • 第二天:在死党住处睡了一天觉补眠
  • 第三天:吃早茶,广州塔底下逛了一圈,看了场电影,然后去盒马吃海鲜晚餐

机场

下飞机后又是下楼又是上楼,然后再下楼,七拐八拐才能找到地铁口,路牌引导也不科学,靠导航才能勉强找到路,如果是不熟悉路的游客估计走到地铁口要花到接近半小时了。

地铁

报站用普通话、粤语以及英文,还是比较新奇的。

支持 交通互联一卡通,但是不支持任何移动支付方式进站,在目前的互联网时代已经算是落伍了。

经 KK 纠正,广州地铁支持银联云闪付,备注一下做个纠正

逛大学城

在某看起来非常美味的丸子酱的安利下逛了大学城和其中一些学校,放松放松心情还是不错的。

坐地铁到大学城北下车,走了一段路到了小吃街,搞了一点小吃垫垫肚子搞定了中饭,下午开始逛广外和中大。

广外的绿化覆盖很高,沿着一条河(湖?)分布着各个教学楼,应该在这种地方上学不自觉会让人有想翘课出来到湖边发呆的感觉,幸福感满满。

中大呢,主建筑的方位布局和自己的大学(杭电)很像,但是毕竟是 C9 院校,各个建筑都有自己的特色,大而精致(不像是建筑毫无特色可言的母校),绿化率也是蛮高的,果然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啊,不过就自己的智商而言,估计高中就算很努力也考不进中大吧,更何况是摸鱼党:)

逛某死党钱兄所在公司,蹭晚饭

软硬件都做的一家蛮大的公司,据说在广州有三个产业园,包正餐有住补,公司配套设施齐全,还有兴趣课程,福利待遇还是不错的。

晚餐是自助取自助就餐的形式,食物还是十分丰盛的,每天应该都能换着花样吃不同的东西,算是吃货福音?

早茶

到了某酒店的二楼开的一家早茶店吃早茶,十点吃到了十二点多,连带中饭一起解决了。

中间作死点了不少东西,就着普洱茶也吃不完,后面只能打包了。。。

不得不说早茶的点心做的确实挺合胃口的,几道甜点也都蛮喜欢的。

悠闲的吃着早茶聊聊天,还是挺惬意的,这么慢节奏的生活,估计还是很难得才会有。

估计可能只有老年人才能天天有机会享受这种生活(换句话说养老来广州挺合适的?)

广州塔

来到了小蛮腰下面,因为出门没有带身份证,于是就不能买票上去观光了,只能在下面转了一圈,然后找了附近的影院看了电影打发时间(看了《蜘蛛侠》,感觉还不错)。

那天是阴天,高耸入云、云雾缭绕的广州塔也是一种别样的感觉。

很可惜没有晚上来,看晚上的广州塔,再来一次珠江夜游应该还是不错的,下次有机会应该再来一趟。

盒马吃海鲜

盒马这种像超市一样选购生鲜,然后可以现做现吃的模式还是十分不错的,这次是第一次感受盒马的这种挑东西+排队结账+等烧好自取然后开吃的吃饭方式。

唯一不满的是盒马的结账体验和 App 体验,作为阿里投资的公司,不支持支付宝直接买单,非要下盒马 App 买单,差评,买单的时候登录淘宝失败直接锁账户,差评,解锁后一直登录失败,差评,一个正常的结账流程活生生拖到五分钟,这个在线支付体验做的真的是差到了极致。

除了支付之外,取餐提醒不及时,几分钟后未取也未做短信通知之类的。毕竟应用本身可能会被后台清理掉,如果不用另外一种方式辅助通知,很有可能漏,更何况这种连推送信息都延迟很多时间的 App 了,导致取回大龙虾的时候,整盘都已经接近凉了,影响食欲呀。

如果说购物带来的新鲜体验可以加一分的话,他们家的 App 体验可以负很多分,希望能让用户更方便结算和更及时收到消息,而不是搞那么多没用的东西浪费时间。

深圳

行程一天,早上和下午,和几个客户聊到目前产品可能的发展路径,晚上和一个基友吃饭闲逛,然后在皇岗海关附近一间酒店休息,准备第二天香港的行程。

地铁

能直接小程序扫码进出站,体验是真的顺畅,不愧是腾讯的大本营。

地铁从机场坐到龙岗的一头估计要很长时间,也是一个巨型城市。

地铁设有女性优先车厢,这个女性优先车厢到底是个什么机制也没搞太明白。

产品和个人反思

目前做的计费产品,只适用于计费领域,不适用纯认证领域,且只支持爱快,所以萌生了做 Radius 版本的想法。

这次来深圳,主要就 Radius 版本的进度以及一些细节和愿景也和一些头部用户交换了意见。

我们的理想是做一个适用面更广,盈利点更全面,让用户觉得用得更爽的认证服务提供方。

产品也应该由目前的口碑宣传变为和代理合作共同推进的模式,而自己也应该从技术逐步抽身去亲力亲为找场地去合作,去深入地推。

同时借着长租公寓的热度,也应该找机会和大型的长租公寓主合作,推进这个项目的落地,而不是只盯着现有的工厂宿舍、学校等场地的用户(毕竟夕阳产业)。

聊的时候边聊边逛了一圈龙岗的万科里,对在商场顶部设置花园+长走道下行的想法惊到了,挺佩服想出这个点子的建筑设计师,能够如此充分的利用顶部空间扩展游客的游玩面积,十分的惊艳啊。

和基友 KK 晚餐

在 KK 的安排下,搞了一顿潮汕牛肉火锅,对 KK 精湛的煮锅水平表示五体投地。

和前两次在杭州见到的 KK 不同,这次的 KK 果然又是胖了一圈,看起来一定是伙食非常不错的样子啦23333

还是一样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安利,被安利了一波 Sonarcube 和 一些 B 站 UP 主(其中一些已经关注过了23333)。

吃完后消消食随便散散步也很快到了深夜,于是就告辞溜到了皇岗口岸附近的酒店住下了,准备了一下第二天香港的行程安排。

总结

广州和深圳留的时间不算长,很多地方都没逛到,以后找机会一定要再逛几次,对这两座城市的感觉还是蛮好的,主要是冬天温度没有江浙一带冷,空气又好,比较适宜长期居住。

广州除了珠江新城,房价也和杭州相差不是那么大,其实也是可以考虑的,深圳么,生活成本确实有点高,不是很敢考虑。

明天继续写香港,然后写 2018 年总结以及立 2019 年的 Flag。

评论

BranchZero

一只向全栈不断努力的 Web 开发者、运维、与眼镜娘控,面向 Google 和爆栈编程,继承了大部分理科宅的特性(除了审美),可惜是个 Acer


Web Developer


HangZhou